我只是一只咸鱼。

[邦良]彭城前情摘要


#精彩归别人,ooc归我。
#邦良元素。
#新人海涵。

关中,暮色已至。

我换上一身便衣,面对着地图,手指轻敲着齐国,脑中推测的尽是霸王下一步棋的走法。

是攻齐,还是伐我?

依霸王性情,伐齐定是首选。无奈关中内况,早已人尽皆知。若是霸王反将我国一军,后果不堪设想。

良愚钝,一时间竟然想不出任何对策。
要上书告诫君主多加防范?不,君主聪慧,怕是早就想到了。
良今日……不在状态啊。
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你。想着是要自己好好清醒清醒脑子,遂至帐外,找得一盆冷水,一头扎进。顿时,感觉稍好些。
脸与白色的刘海滴着水,来不及擦,便听见一阵脚步声逼近。

“谁?!”
召唤出灵书,对准来者准备吟唱。

“子房先生莫非是不认识孤了?孤好是难过呢。”
“君上。”
收起架势,恭敬的行了个礼,“良多有冒犯,请君上赐罪。”
“哎?使不得使不得――”
君上伸手,将我扶起。他的脸逆着营火,却依旧看得清他的神色。一身战铠映着火光,也是一般熠熠生辉的模样。
“瞧瞧先生这副模样,莫非是生病了?”
“并没有。多谢君上关心。”
“既然没事就好,孤还有一事相求”
一事?
想起帐内的地图,再透过君主深潭似的紫眸,我知道了他所谓的“一事”。
“莫非是关于项籍?”
“不―――愧是先生!这么了解孤。”
此时的君上在我面前似乎像个小孩子,看不出他是我汉的君主。平时一副威风凛凛的洒脱样子去哪了?真让人头疼。
也罢。这件事日后再议,眼前,军事要紧。

将君上请到帐内,见他直接坐了上座,摆弄着地图上的小旗小标,看着玩的起兴的样子。我叹一口气,站在他身边一一讲着自己的推测,他也频频点头,手却不老实的拉住了我闲置的右手。克制住想要说教他的冲动,耐着性子讲完了霸王进军的可能,转头看他,恰好对上了他的眸子。
顿时有点慌了神。
挣脱了他的手,退到一旁,清了清嗓子,问他:
“也该君上了吧?”
他大笑。笑得那么爽朗。

“孤的想法与先生的大体相似。敌军的举棋不定,对我方存在极大隐患。所以……”
那人起身,向我逼近。
“所以才想到请先生帮忙啊。”
“良万死不辞。”
我作了个揖,频频后退,不料竟山穷水尽,后方再也无路可退。那人不依不饶,抵住我后方的帐幕,注视着我,低声说道:
“先生不妨为孤代写一封信寄给项籍,麻痹一下他们?”
“怎么麻痹?”
我不看他。
“就说是我没有取得关中王之位,先生聪慧,余下的也无需孤多言了吧?”
他终于离我远了一些。我带上眼镜,思索片刻,向他点头示意。
又是一阵大笑。
“此事若成,孤的奖励可是很丰厚呢。”
说罢,人转身离开。

他的语气,我竟莫名其妙的听出了几分猫腻。
果然我今天,是不在状态吧……

甩笔,写下一纸诱敌信:
汉王失职,欲得关中,如约即止,不敢东。

评论
热度(12)

© 华寒Hu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