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只咸鱼。

[全职高手][喻黄]今晚我就是你的生日礼物


✡一寸相思一寸灰,一帆小天使生快♥♥
✡这是一篇写在八月十号的黄少天生贺,可惜我没来得及发,所以我这是迟到的贺文啊hhhhh(ps:我居然敢在一帆生日补发黄少生贺wdm,别打我别打我!)。
✡删减版,完整版含字母戏,字母戏走https://m.weibo.cn/status/FphbGF4qG,这里点不开评论区有点的开的网址xxxxxx/笔芯。
✡ooc。
✡文笔不咋地。
✡不喜勿喷系列。
✡内容有借鉴,从哪里的都有,避雷注意。
✡ ✡ ✡ ✡ ✡ OK么?Go↙✡ ✡ ✡ ✡ ✡

G市的暮夏季节依旧热的很,但好在蓝雨的空调绝对赞。哦对了,今天是黄少天的生日,像叶修啊,张佳乐等人都来到了蓝雨专程为大寿星过生日,一进蓝雨,这凉爽才唤醒了一行人内心的激情。 “哟,还真别说,蓝雨这小环境不错啊!”先开口的是孙翔,一路上他又戴帽子又捂口罩的可倒是把他闷个够呛。“孙队过奖了,因为G市气候本就闷热,大夏天还要训练什么的,自然不能亏待了蓝雨的人啊。”喻文州挂着一副温和的笑脸,对孙翔回了句。“啧,今天不是黄少生日吗?”戴妍琦发觉黄少天不在,有点担心,继续说道,“他人不会丢了吧?”“怎么会,小戴,”苏沐橙点了戴妍琦一下,随后附在她耳边,轻轻说到,“他啊,说不定在那个小角落等着我们呢!”喻文州轻笑一声,道:“沐橙说的对。”然后用手招呼了众人一下,意思是跟着他。于是众人看了彼此一眼后,又开始了日常的闲谈,喻文州时不时回他们几句,不久,终于到了二楼黄少天的房间。
“当当”敲门的人是张佳乐“黄少你在么?”“唉在在在!来喽!”房内的人正是寿星黄少天,他听见张佳乐的声音后把手中的一个相框急忙放在桌子上后就匆匆跑去开门。吱呀一声,门开了:黄少天的房间看起来和往常没什么变化,只不过多了一些彩灯,彩带和气球挂在房梁上,桌上堆满了瓜果零食,在它们旁边多了一个黄少天方才放下的一个相框:去年生日时他和喻文州的合影。“嘿嘿欢迎大家参加本剑圣的生日聚会啊哈哈哈哈哈!看看本剑圣又长了一岁,是不是多了一丝成熟的气息啊?”黄少天一边接过众人的行李一边balabala的说着连珠炮。“成熟?没看出来。啧,倒是多了一份老年人的气息啊。”能说出这话的人自然是叶修,此时他开着嘲讽,缓缓从口中吐出白烟。再加上方才的一番话,黄少天心里无限吐槽:你丫的比我老多了还说这话要不要脸!脸就泡面吃了么?!无奈黄少天只能将心里的吐槽化作一串咳,他无奈地把行李递给了一直站在自己身旁的喻文州,强压怒火,愤愤地盯着叶修,咬着牙说到:“老叶今天是我生日我就不和你计较了,要是换在平常我不nèng死你才怪!给我记住了!”然后转身对众人说到:“随便坐啊!吃好玩好!桌上的东西随便造,今晚我们蓝雨包吃包住哈,还不敢谢本剑圣的大恩大德啊哈哈哈哈!”
黄少天一脸兴奋,协助自家队长安置好行李后也走过去,两人紧挨着坐下。喻文州呢,此刻是挺高兴,他扫了一眼桌上的景象,又扫了一眼人群,发现戴妍琦正拿着一个相框看啊看的,没等喻文州开口,戴妍琦就问起了黄少天:“黄少,这是什么?和自家队长的亲密照吗?”
话毕,一行人齐刷刷的看着戴妍琦手中的照片,黄少天急了,嗖地跳了起来,好像开了疾跑一样把相框从戴手中一把抢过然后紧紧护在怀中:“喂喂喂你什么眼神,亲密照什么鬼?!分明是一张在在在在在在正常不过的合影啊,合影!”
人群的目光又扫向喻黄二人。
喻文州先是一愣,随意嘴角就挂起了泰然自若的微笑,应到:“少天说的对,这是在他去年生日时我照的。倒是少天还把它洗下来裱了个框啊?”喻也把目光扫向黄,黄顿时有点羞涩了笑脸涨起一丝红色。他吞了一口口水,尴尬的回到:“是啊队长你看我有心吧,额啊哈哈哈……”“恩。”喻文州回了一句,随后便招呼吃瓜群众们开始了聚会,众人也很快忘却了这出事。
喻文州啊倒是趁着热闹,悄悄地把照片从米黄色的相框中拿了出来。不错,照片后面果然写了这么一行字:
下个生日真希望和队长单独过啊!期待♥♥
说起来,这还真是二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头一张正经的合影:没有杂人,也没有用着战队队长的身份和黄少天合影。 “单独过啊……”这四个字从喻文州的喉结轻轻划过,脸上宠(xin)溺(zang)的笑容只呈现了短短一刹便不见影踪。
这个下午异常热闹。
闹了晚上,众人便开始了新一轮的寻欢作乐。叶修吐掉嘴里的烟蒂,笑着说:“唉文州,你们这有色子吗?”“色子啊……叶前辈怎么想起来这个了?”喻文州放下手中的杯子,望向叶修那张带有诡异弧度的脸。“嘶,自然是玩哥自创的游戏啊!贼带劲。”叶修依旧笑着,看不出他要搞什么名堂。黄少天倒是贴心,起身跑去找了两个过来,拍在叶修面前质问到:“喂老叶什么游戏还需要这个稀奇玩意,还好上次和小卢去B市旅游时带了俩回来不然今天可就没戏了。话说……”“黄少,”张佳乐拦住了黄少天的话,“叶哥,规则是什么?”叶修轻笑两声,随手跳了一根烟出来,不紧不慢的向众人解释道:“很简单,轮流抛点,点数总和最小的那个自罚一杯。”“一杯什么啊,还有你都抽了几根了,你闻闻满屋都是你的烟味我还要开窗换气啊,你知不知道一开窗那寒气就一溜烟跑了啊?”黄少天夺过叶修手中的烟,下一秒就掰断丢掉。叶修无限心疼自己的宝贝,心里无限感慨这家伙居然长胆子了,随后又是几声笑,“酒啊,不过事先说好了,我最近胃痛,就以茶代酒了啊,两位女生的话也该给个特权…不过,黄少天,你小子敢掰断我的烟,代价就是,自罚一杯。”
黄少天大怒,差点没桌子给掀了,挥舞着的拳头被孙翔拉住,嘴上大喊大叫:“我次奥!拜你烟就要喝酒,你tm哪门子逻辑啊?!还有这大晚上的我上哪给你弄酒去?”“额,内个……”张佳乐默默举手,“酒我负责,游戏我请求观战!”喻文州一笑,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然后说:“张佳乐前辈,既然是蓝雨主场,我和少天负责酒水就好,游戏的话…不是人越多越有趣么?”喻文州依旧挂着一副官方的微笑,那边的张佳乐却被搞了个僵直,楞在沙发上眼睁睁的看着喻黄二人下楼,又呆滞的看着二人搬了一打天涯上来,心里那叫一个不爽。只见他双手合十,小声祈福着。
游戏开始,第一局毫不意外的是张佳乐输了。他端起不大不小的杯子,脸色略怪,然后闭着眼睛光速吞了一杯下肚。第二轮,孙翔倒是摇出了两个六出来,随后他哼着小曲儿,安逸的卧在沙发里小饮一口以表庆祝。输的人不是张佳乐,而是黄少天。他看着自己摇出来的二和一愣了半天,然后才慢慢的把一杯酒灌进去。好戏还没有结束,第三轮,第四轮,第五轮,都是黄少天在输,张佳乐暗自叫好,仿佛今天自己就是寿星一样的仰天长笑,而真正的寿星却一输再输嘴上不断的抱怨自己被张佳乐附了身。直到第十三轮,虽然有两轮是喻文州和苏沐橙替黄少天挡了两枪,但他脸上的红晕越来越重。下一轮,他毫无疑问的又输了,可没到他喝下那被眷恋着他的酒,他就一头栽窝在喻文州的怀里半醒不行了,嘴上却还在说着我不是幸运E,再来一局。 喻文州无奈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五张房卡,交代了他们要住宿的酒店位置后,就打发他们离开了。众人眼神交流一会,觉悟般的哦了一声,拉起行李就走了。只要戴妍琦拍了一下喻文州的肩头跟他说了一句加油,就蹦达着走了。
喻文州轻笑,意味深长的看着怀中面色潮红的人,随后就把他抱上了床。安顿好黄少天后,他转身去零食堆中拿出来一盒残存但完好的老酸奶。他忽地想起了照片后面黄少天写下的一行字,嘴角一勾。他打开酸奶,在黄身边坐下,一勺一勺的将酸奶喂下。“少天乖,喝了这个会好很多的。”喻文州轻声的安抚着他。 “唔…队,队长,我……”黄少天嘴里的话还没说净,就吐了一堆呕吐物出来,染脏了黄少天的衬衫和床单。喻文州一惊,连忙放下酸奶,轻拍着黄少天的后背。他实在是心疼这个可怜的寿星,于是喻文州扶着少天坐起来,脱下他的衣服。喻文州望着黄少天微微泛黄的肌肤和腰部曲线,眼里染上了几分怜爱与欲望。他托着少天的后背,转身去够不远处的湿巾,抽出数张细致的擦拭了黄少天的脸和上身。可能是手碰到了他身上的敏感点吧,黄少天的身子一下就软了下来,整个人再一次栽倒在他怀里,只不过更重了些,还带了几声意味不明的哼声。喻文州宠溺的笑了笑,随后把少天从床上扶下来,用脏床单把衬衫包裹起来,又随手把空调调成了通风模式。喻文州低下头,在黄少天耳边轻声说到:
少天,你今晚就先和我住在一起吧。
✡ ✡ ✡以下为字母戏部分,lof拉灯拉灯!https://m.weibo.cn/status/FphbGF4qG ✡ ✡ ✡

第二天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帘,撒在喻黄二人的脸上。最先醒来的是黄少天,他察觉自己浑身干净的被一个人抱着,倒吸一口凉气,他抬起头,望见自家队长的睡颜,心里感觉无限踏实而温暖。他又想起昨晚残留在他脑海中的片段,脸顷刻就红了。突然,他感觉自己被抱的更紧,随后便是喻文州轻声的问候:
“少天早安^_^”
“队…队长早安”
“昨晚的生日礼物,剑圣大大喜欢么?”
“喜欢,很喜欢,特别喜欢…”
其实,只要和你在一起,你所给予的一切我都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刻都值得永珍。
“以后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了,队长……”
“叫文州,少天乖。”
“恩…”
“文州……”
“少天?”
“文州,我爱你。”
“我也爱你……”
然后又是一个轻浅的吻,印在二人的唇上,也印在二人的生命里。

评论(2)
热度(23)

© 华寒HuAn. | Powered by LOFTER